反此者病,病热脉静

黄帝问曰:春脉如弦,何如而弦?

《神农本草经?素问》玉机真藏论篇第十四《本草再新?素问》玉机真藏论篇第十七玉机真藏论篇第十五 卷第六 黄帝问曰:春脉如弦,何如而弦? 岐伯对曰:

本篇要点

岐伯对曰:春脉者,肝也,东方木也,万物之所以始生也,故其气来薄弱,轻虚而滑,端直以长,故曰弦,反此者病。

《本草衍义补遗?素问》玉机真藏论篇第十六

风度翩翩:四时五脏脉象的例外,是受着气候影响的缘由,也便是身体适应气候的表现。但鉴于病邪趁袭和正气虚实的变化,能够产生太过与不比的现象,并举出了太过与不比的病痛。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实而强,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实而微,此谓比不上,病在中。帝曰:春脉太过与比不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善忘,忽忽眩冒而巅疾;其没有,则令人胸痛引背,下则两胁胠满。

玉机真藏论篇第十三

二:病痛的传变,有一定的顺序,但五志或短头发之病,与外感六淫的传变不一样。

帝曰:善。夏脉如钩,何如而钩?岐伯曰:夏脉者心也,南方火也,万物之所以盛长也,故其气来盛去衰,故曰钩,反此者病。

卷第六 轩辕黄帝问曰:春脉如弦,何如而弦?
岐伯对曰:春脉者肝也,东方木也,万物之所以始生也,故其气来,柔弱轻虚而滑,端直以长,故曰弦,反此者病。
帝曰:何如而反?
岐伯曰:其气来实而强,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实而微,此谓比不上,病在中。
帝曰:春脉太过与不如,其病皆何如?
岐伯曰:太过则令人善忘,忽忽眩冒而巅疾;其未有,则令人胸痛引背,下则两胁胠满。
帝曰:善。夏脉如钩,何如而钩?
岐伯曰:夏脉者心也,南方火也,万物之所以盛长也,故其气来盛去衰,故曰钩,反此者病。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盛去亦盛,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盛去反盛,此谓比不上,病在中。
帝曰:夏脉太过与不如,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身热而肤痛,为浸淫;其未有,则令人极慢,上见咳唾,下为气泄。帝曰:善。
秋脉如浮,何如而浮?岐伯曰:秋脉者肺也,西方金也,万物之所以收成也,故其气来,轻虚以浮,来急去散,故曰浮,反此者病。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毛而大旨坚,两傍虚,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毛而微,此谓不如,病在中。
帝曰:秋脉太过与不如,其病皆何如?
岐伯曰:太过则令人逆气,而背痛,逐步然;其未有,则令人喘,呼吸少气而咳,上气见血,下闻病音。
帝曰:善。冬脉如营,何如而营?岐伯曰:冬脉者肾也,北方水也,万物之所以合藏也,故其气来沉以搏,故曰营,反此者病。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如弹石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其去如数者,此谓不如,病在中。帝曰:冬脉太过与不比,其病皆何如?
岐伯曰:太过则令人解怠,脊脉痛而少气,不欲言;其未有则令人心悬如病饥,肋中清,脊中痛,少腹满,小便变。帝曰:善!
帝曰:四时之序,逆从之变成也,然脾脉独何主?
岐伯曰:脾脉者土也,孤脏以灌四傍者也。帝曰:然而脾善恶,可得见之乎?岐伯曰:善者不可得见,恶者可以预知。帝曰:恶者何如可以见到?岐伯曰:其来如水之流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如鸟之喙者,此谓比不上,病在中。帝曰:夫子言脾为孤脏,中心土以灌四傍,其太过与不如,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四支不举;其未有则令人九窍不通,名曰重强。帝瞿可是起,再拜稽首曰:善!吾得脉之大体。天下至数,五色脉变,揆度奇恒,道在于生机勃勃。神转不回,回则不转,乃失其机。至数之要,迫近以微,着之玉版,藏之脏腑,每旦读之,名曰玉机。
五藏受气于其所生,传之于其所胜,气舍于其所生,死于其所不胜,病之且死,必先传行至其所不胜,病乃死。此言气之逆行也,故死。肝受气于心,传之于脾,气舍于肾,至肺而死。心受气于脾,传之于肺,气舍于肝,至肾而死。脾受气于肺,传之于肾,气舍于心,至肝而死。肺受气于肾,传之于肝,气舍于脾,至心而死。肾受气于肝,传之于心,气舍于肺,至脾而死。此皆逆死也。18日豆蔻梢头夜陆分之,此所占死生之早暮也。
轩辕黄帝曰:五藏相像,移都有次。五藏有病,则各传其所胜;不治,法八月,若11月,若十四日,若二十六日,传五藏而当死,是顺传所胜之次。故曰:别于阳者,知病平素;别于阴者,知死生之期。言知至其所困而死。
是故风者百病之长也。今风梅花于人,令人毫毛毕直,身体发肤闭而为热,当是之时,可汗而发也;或痹不仁肿痛,那个时候之时,可汤熨及火灸刺而去之。弗治,病入舍于肺,名曰肺痹,发咳上气;弗治,肺即传而行之肝,病名曰肝痹,一名曰厥,胁痛,出食,当是之时,可按若逆耳;弗治,肝传之脾,病名曰脾风,发瘅,腹中热,烦心,出黄,当此之时,可按、可药、可浴;弗治,脾传之肾,病名曰疝瘕,少腹冤热而痛,出白,一名曰蛊,当此之时,可按、可药;弗治;肾传之心,病筋脉相引而急,病名曰瘛,当此之时,可灸、可药;弗治,满三十一日法当死。肾因传之心,心即复反传而行之肺,发寒热,法当三虚岁死,此病之次也。然其捽发者,不必治于传;或其传化有以次,不以次入者,忧恐悲喜怒,令不行以其次,故令人有大病矣。由此喜大虚,则肾气乘矣,怒则肝气乘矣,悲则肺气乘矣,恐则本性乘矣,忧则心气乘矣,此其道也。故病有五,五五三十八变,及其传化。传,乘之名也。
大骨干枯,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其气动形,期八月死,真脏脉见,乃予之期日。大骨干涸,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内痛引肩项,期四月死,真脏见,乃予之期日。大骨短缺,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内痛引肩项,身热,脱肉囷破,真脏见,1二月之内死。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肩髓内消,动作益衰,真藏来见,期一虚岁死,见其真藏,乃予之期日。大骨干枯,大肉陷下,胸中气满,腹内痛,心中不便,肩项身热,破囷脱肉,目眶陷,真脏见,目不见人,立死;其见人者,至其所不胜之时则死。急虚身中卒至,五脏绝闭,脉道不通,气不过往,譬于堕溺,不可为期。其脉绝不来,若人一息五六至,其形肉不脱,真脏虽不见,犹死也。
真肝脉至,中外急,如循刀刃,责责然,如按琴瑟弦,色灰湖绿不泽,毛折乃死;真心脉至,坚而搏,如循薏苡子累累然,色赤黑不泽,毛折乃死;真肺脉至,大而虚,如以毛羽中人肤,色白赤不泽,毛折乃死;真肾脉至,搏而绝,如指弹石,辟辟然,色黑黄不泽,毛折乃死;真脾脉至,弱而乍数乍疏,色黄青不泽,毛折乃死。诸真脏脉见者,皆死不治也。
黄帝曰:见真脏曰死,何也?岐伯曰:五脏者,皆禀气于胃,胃者五脏之本也;藏气者,不可能自致于手太阴,必因于胃气,甚至于手太阴也。故五脏各以其时,自为而至于手太阴也。故邪气胜者,精气衰也;故病甚者,胃气无法与之俱至于手太阴,故真脏之气独见,独见者,病胜藏也,故曰死。帝曰:善。
黄帝曰:凡治病察其形气光泽,脉之盛衰,病之新故,乃治之,无后其时。形气相得,谓之可治;光彩以浮,谓之易已;脉从四时,谓之可治;脉弱以滑,是有胃气,命曰易治,取之以时。形气相失,谓之难治;色夭不泽,谓之难已;脉实以坚,谓之益甚;脉逆四时,为不可治。必察四难,而明告之。
所谓逆四时者,春得肺脉,秋得心脉,冬得肾脉,秋得心脉,冬得脾脉,其至皆悬绝沉涩者,命曰逆四时。未有脏形,于春夏而脉沉涩,秋冬而脉浮大,名曰逆四时也。
病热脉静,泄而脉大,脱血而脉实,病在中,脉实坚,病在外,脉不实坚者,皆难治。
黄帝曰:余闻虚实以决死生,愿闻其情?岐伯曰:五实死,五虚死。帝曰:愿闻五实、五虚。岐伯曰:脉盛,皮热,腹胀,前后堵截、闷瞀,此谓五实。脉细,皮寒,气少,泄利前后,饮食不入,此谓五虚。帝曰:其时有生者,何也?岐伯曰:浆粥入胃,泄注止,则虚者活;身法得后利,则实者活。此其候也。

三:详细刻画了真脏脉象,并遵照真脏脉的产出,预决死期。同有时常候又解释了真脏脉的出现,所以会引致一命归阴的道理。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盛去亦盛,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盛去反盛,此谓不比,病在中。帝曰:夏脉太过与不如,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身热而肤痛,为浸淫;其未有则令人窝火,上见咳唾,下为气泄。

四:临证要在病邪由表及里的进度中,通晓及时医治,不然病邪深远,不止疗效不高,病痛发展,前瞻就不佳。

帝曰:善。秋脉如浮,何如而浮?岐伯曰:秋脉者,肺也,西方金也,万物之所以收成也。故其气来轻虚以浮,来急去散,故曰浮,反此者病。

五:确诊运用望、闻、问、切、四诊,要从病人身上去体会,并要把天气的变迁和周围遭受都整合起来剖析。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毛而中心坚,两傍虚,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毛而微,此谓不比,病在中。帝曰:秋脉太过与比不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逆气而背痛。愠愠然,其未有则令人喘,呼吸少气而咳,上气见血,下闻病音。

六:表明五虚、五实的症状和远望,并提议实者能够邪去,虚者胃气苏醒,便能时来运转。[1]

帝曰:善。冬脉如营,何如而营?岐伯曰:冬脉者,肾也。北方水也,万物之所以含藏也。故其气来沉以搏,故曰营,反此者病。

原作与译文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如弹石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其去如数者,此谓比不上,病在中。帝曰:冬脉太过与不如,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让人解(亻亦卡塔尔国,脊脉痛而少气不欲言;其未有则令人心悬,如病饥,眇中清,脊中痛,少腹满,小便变。帝曰:善。

黄帝问曰:春脉如弦,何如而弦?

帝曰:四时之序,逆从之多变也,然脾脉独何主。岐伯曰:脾脉者土也,孤脏,以灌四傍者也。

黄帝问道:春时的脉象如弦,如何才算弦?

帝曰:但是脾善恶可得见之乎?岐伯曰:善者不可得见,恶者可以知道。帝曰:恶者何如可知?岐伯曰:其来如水之流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如鸟之喙者,此谓比不上,病在中。帝曰:夫子言脾为孤脏,大旨以灌四傍,其太过与不比,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四支不举,其未有则令人九窍不通,名曰重强。

岐伯对曰:春脉者,肝也,东方木也,万物之所以始生也,故其气来软弱,轻虚而滑,端直以长,故曰弦,反此者病。

帝瞿但是起,再拜而稽首曰:善。吾得脉之大体,天下至数,五色脉变,揆度奇恒,道在于豆蔻梢头,神转不回,回则不转,乃失其机,至数之要,迫近以微,着之玉版,藏之脏腑,每旦读之,名曰玉机。

岐伯回答说:春脉主应肝脏,属东方之木。在此个季节里,万物最早发育,由此脉气来时,虚弱轻虚而滑,端直而长,所以叫做弦,假若违反了这种情景,就是病脉。

五脏受气于其所生,传之于其所胜,气舍于其所生,死于其所不胜。病之且死,必先传行,至其所不胜,病乃死。此言气之逆行也,故死。

帝曰:何如而反?

肝受气于心,传之于脾,气舍于肾,至肺而死。心受气于脾,传之于肺,气舍于肝,至肾而死。脾受气于肺,传之于肾,气舍于心,至肝而死。肺受气于肾,传之于肝,气舍于脾,至心而死。肾受气于肝,传之于心,气舍于肺,至脾而死。此皆逆死也,三八日风流浪漫夜,伍分之,此所以占死生之早暮也。

黄帝道:怎样才称反呢?

黄帝曰:五脏相似,移都有次。五脏有病,则各传其所胜,不治。法7月,若6月,若六日,若十六日。传五脏而当死,是顺传其所胜之次。

岐伯曰:其气来实而强,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实而微,此谓不比,病在中。

|<< << < 1;)
2
3
>
>>
>>|

岐伯说:其脉气来,应指实而有力,那叫做太过,主病在外;如脉来不实而微弱,那叫做比不上,主病在里。

帝曰:春脉太过与比不上,其病皆何如?

轩辕黄帝道:春脉太过与不比,发生的病变怎么着?

岐伯曰:太过则令人善忘,忽忽眩冒而巅疾;其未有,则令人胸痛引背,下则两胁胠满。

岐伯说:太过会让人回忆力退化,神志不清,头昏而两目视物眩转,而发出巅顶病痛;其未有会让人胸腔疼痛,牵连背部,往下则两边胁助部位胀满。

帝曰:善。夏脉如钩,何如而钩?

轩辕氏道:讲得对!夏时的脉象如钩,怎样才算钩?

岐伯曰:夏脉者心也,南方火也,万物之所以盛长也,故其气来盛去衰,故曰钩,反此者病。

岐伯说:夏脉主应心脏,属南方之火,在这里个季节里,万物生长旺盛,因而脉气来时充盛,去时轻微,宛如钩之形象,所以称为钩脉,要是违反了这种气象,就是病脉。

帝曰:何如而反?

轩辕黄帝道:怎么样才称反呢?

岐伯曰:其气来盛去亦盛,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盛去反盛,此谓比不上,病在中。

岐伯说:其脉气来盛去亦盛,那名称叫太过,主病在外;如脉气来时不盛,去时反充盛有余,这叫做不比,主病在里。

帝曰:夏脉太过与不如,其病皆何如?

黄帝道:夏脉太过与比不上,产生的病变怎么样?

岐伯曰:太过则令人身热而肤痛,为浸淫;其未有则令人心神不宁,上见咳唾,下为气泄。

岐伯说:太过会惹人身体发肤发热,四肢痛,热邪侵淫成疮;不如会让人心虚作烦,上部冒出咳嗽涎沫,下部现身失气下泄。

帝曰:善。秋脉如浮,何如而浮?

黄帝道:讲得对!商节的脉象如浮,怎样才算浮?

岐伯曰:秋脉者,肺也,西方金也,万物之所以收成也。故其气来轻虚以浮,来急去散,故曰浮,反此者病。

岐伯说:秋脉主应肺脏,属西方之金,在此个时节里,万物收成,由此脉气来时轻虚以浮,来急去散,所以叫做浮。借使违反了这种景观,正是病脉。

帝曰:何如而反?

黄帝道:怎样才称反呢?

岐伯曰:其气来毛而中心坚,两傍虚,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毛而微,此谓比不上,病在中。帝曰:秋脉太过与不及,其病皆何如?

岐伯说:其脉气来浮软而中心坚,两旁虚,那称之为太过,主病在外;其脉气来浮软而微,那叫做不比,主病在里。黄帝道:秋脉太过度不比,产生的病变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