胀闷欲死,若出嫁犯房事

一个人因林钟食冷物,招致胸腹胀闷欲死,服金液丹百丸,少顷加全真丹百丸,即有气下落而愈。

疗法:先灸命关二百壮。

一位病发烧,盗汗,发热,困倦,减食,四肢逆冷,六脉弦紧,乃肾脾虚也。先灸关元七百壮,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保命延寿丹二十丸,钟乳粉二钱。间日,服金液丹百丸,十二月全安。

生机勃勃黄胆眼目及遍身皆黄,小便赤色,乃冷物伤脾所致,灸左命关一百壮,忌服凉药。若兼黑疸乃房劳伤肾,再灸命关三百壮。

脾虚面深黄,灸脐下七百壮。

一小儿食生杏致伤脾,胀闷欲死,灸左命关八十壮即愈,又服全真丹七十丸。

治验:(风度翩翩妇因子远出,瓮飧不给,烦恼成病,变为遗精喘急,粥食不入者月余矣。同伙见余,谈及此妇,乃谓予曰∶肯做意气风发好事否?予曰∶既云好事焉敢违命。遂偕往诊,见其六脉欲绝,脐突腰圆,喘难着席,脾肾之败不可为矣。因处十味方,命性格很顽强在辛苦费劲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四剂,喘微定而肿渐消,觉思饮食,复诊其脉,微有起色,又四剂而肿消化进矣。嗟!嗟!若弃而不治,虽不由本人而死,而实小编杀之也,同伙亦大快。)

此病由七情六欲,损害脾肾,早尚易治,迟则难愈,必用火灸,方得回生。若用温平药及黄
建中、上甲饮之类,皆无用于病,反伤元气。其证始则困倦少食,额上每时每刻汗出,或自盗汗,风疹高烧,四肢常冷,渐至咳吐鲜血,或久痢多痰,盖肾脉上贯肝隔,入肺中,肾既虚损,无法上荣于肺,故有是病,治法当同阴证治之。先于关元灸二百壮,以固肾气,后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保命延寿丹,或钟乳粉,服三五两,其病减半,十十二月全安。若服知、柏、生地黄、土当归之属,重伤脾肾,是促其死也,切忌房事。然此病须早灸,迟则无益,丹药亦不受矣,服之反发热烦,乃真脱故也,若童男女得此病,乃胎秉怯弱,宜生平在家,若出嫁犯房事,再发必死。

少年老成痛风症膨胀、小便不通,气短不卧,此乃特性大损也,急灸命关二百壮,以救性情,再灸关元五百壮,以扶肾水,自运消矣。

女人半产,久则成虚劳口疮,急灸脐下八百壮。

凡饮食冷物太过,脾胃被伤,则心下作痞,此为易治,宜全真丹风姿洒脱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全好,大约伤胃则胸满,伤脾则腹胀。

临床方法:先灸命关二百壮。服延寿丹、金液丹,或草神丹,甚者姜附汤。须平常服装金液丹,来复丹。

一位夜多虚汗,亦肾血虚也,服全真丹、黄 建中汤而痊。

生龙活虎脾泄注下,乃脾肾气损,二二十三日能损人性命,亦灸命关、关元各二百壮。

如癫狂人不可灸,及膏粱人怕痛者,先服睡圣散,然后灸之。大器晚成服止可灸三十壮,醒后再服、再灸。

一人每饭后饮酒,伤其肺气,致胸膈作胀,气促欲死,服钟乳粉、五膈散而愈。若重者,灸中府穴亦好。服凉药则成人中学满难治矣。

处方:姜附汤。

意气风发妇人伤寒瘥后转成虚劳,乃前医下冷药,损其元气故也。病患发热头疼、脱肛少食,为灸关元二百壮,服金液、保命、四神、钟乳粉,五月全愈。

风姿罗曼蒂克前辈大便不禁,乃脾肾气衰,灸左命关、关元各二百壮。

承山二穴,在腿肚下,挺脚指取之。治目赤重,行步少力。

一位慵懒,饮食即卧,致宿食结于中焦,不能够饮食,身躯倦怠,令灸中脘三十壮,服分气丸、宫丁丸即愈。(修养书云∶就餐之后徐徐行百步,自然食毒自消磨。食后即卧,食填中宫,升降有乖,焉得不病。)

治验:大器晚成妇人病面脚皆肿,饮食收缩,世医皆作气虚治之,不效。余曰:非血病,乃脾胃虚也。令日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延寿丹十粒、全真丹四十粒,至12日觉大便滑复健。

第一幼园女病头疼,发热,口疮,减食。先灸脐下百壮,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延寿丹、黄
建中汤而愈。戒其不可出嫁,犯房事必死。过四年而适人,前病复作。余曰∶此女胎禀素弱,只宜固守终老。不相信余言,残破天真,元气将脱,不可救矣。强余丹药服之,竟死。

或兼黧色,乃损肾也,再灸关元二百壮。

女性脐下或下部出脓水,灸脐下七百壮。

腹胀者易治,宜草神丹、金液、全真、来复等皆可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寒甚者姜附汤。此证庸医多用下药,致有时变生,腹大水肿,急灸命关二百壮,以保性命,迟则难救。

处方:延寿丹。

一位病胸闷,证脉与上条同,但病患怕灸,止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延寿丹七十粒,金液丹百粒,钟乳粉二两,三19日减可,八日脉沉缓,乃真气复也。仍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前药,11月全安。盖此病早治,不灸亦可,迟必加灸,不然难治。

一中消病多食而四肢羸瘦,困倦无力,乃脾胃气虚也,当灸关元三百壮。

鬼魇着人昏闷,灸前顶穴八十壮。

病因病机:此证由脾胃素弱,为餐饮冷物所伤,或因病服占据凉药,损伤性格,致无法通行水道,故流入四肢百体。

壹个人每一天四四回出汗,灸关元穴亦声音在耳边不断鸣响,乃房事后,饮冷伤性格,复灸左命关百壮而愈。

风华正茂行路忽上膝及腿如锥,乃风湿所袭,于痛处灸二十壮。

行走忽上膝及腿如锥,乃风湿所袭,于痛处灸四十壮。

原文:咽痛此证由脾胃素弱,为伙食冷物所伤,或因病服占据凉药,损害性情,致不能够通行水道,故流入四体百骸,令人遍身浮肿,小便反涩,大便反泄,此病最重,世医皆用利水消肿之药,乃速其毙也。治法∶先灸命关二百壮,服延寿丹、金液丹,或草神丹,甚者姜附汤,五17日病减,小便长,大便实或润,能饮食为效。唯吃白粥,八月后,吃饼面无妨,须平常服装金液丹,来复丹,永瘥。若曾服芫花、大戟通利之药,损其元气或生气已脱则不可治,虽灸亦无用矣。若灸后疮中出水或虽服丹药而小便不通,皆真元已脱,不可治也,脉弦大者易治,沉细者难痊。治验一个人病身躯皆肿,气促,食则胀闷,只吃稀粥,余令日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金液丹百粒,至三日觉大便滑,再二二十日,乃令吃面食亦无妨,盖治之早也。风流罗曼蒂克妇人病面脚皆肿,饮食降低,世医皆作阴虚治之,不效。余曰:非血病,乃脾胃虚也。令日泰山压顶不弯腰延寿丹十粒、全真丹七十粒,至二十四日觉大便滑病除。(俞翰林母七旬余,平日患咳嗽喘气痰红,平常服装滋阴凉润之剂,秋月忽患湿疹,喘急难卧,日渐肿胀,饮食少进,进则气急欲死,诸医用药无效,乃延予治。六脉弦大而急,按之益劲而空。予曰∶此三焦火血虚惫,无法归根,而浮于外,水随气奔,致充郛郭而溢皮腠,必得重温以化,不然不救。彼云∶吾素内热,不服温补,片姜入口,痰即带红,先生所论故是,第恐热药不妥帖也。予曰∶有是病,泰山压顶不弯腰是药,成见难执。且六脉紧大,太阳已无根,无根即脱矣,此皆日常久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寒凉所致,若再舍温补不用,恐无生理,请辞。彼云∶但不迫动血证,敢不从命。予以附桂姜萸十味,人参三钱,不三剂而腹有皱文,八剂全消,饮食依旧,又二剂,而全愈,痰喘吐红旧证竟不发矣。)
(生机勃勃妇因子远出,瓮飧不给,忧愁成病,变为脱肛喘急,粥食不入者月余矣。同伴见余,谈及此妇,乃谓予曰∶肯做意气风发好事否?予曰∶既云好事焉敢违命。遂偕往诊,见其六脉欲绝,脐突腰圆,喘难着席,脾肾之败不可为矣。因处十味方,命服四剂,喘微定而肿渐消,觉思饮食,复诊其脉,微有起色,又四剂而肿消化吸收进矣。嗟!嗟!若弃而不治,虽不由自己而死,而实笔者杀之也,同伴亦大快。)

壹个人额上每时每刻汗出,乃肾阳虚也,不治疗原则成痨瘵,先灸脐下百壮,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金液丹而愈。

少年老成顽癣浸淫或小儿秃疮,皆汗出入水,湿淫皮毛而致也,于生疮处隔三寸灸三壮,出黄水愈。

久患风肿,灸涌泉穴二十壮。

处方:来复丹。

意气风发妇人产后虚汗不只有,乃脾阳虚也,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金液丹、全真丹、当归身建中汤而愈。凡童男女秉阳虚、多汗者,亦同此治。

一中年以上之人,唇干口燥,乃肾水不生津液也,灸关元三百壮,若误服凉药,必伤脾胃而死。

风狂妄语,乃心气不足,为风邪客于包络也,先服睡圣散,灸巨阙穴四十壮,灸疮发过,再灸三里五十壮。

误治:此病最重,世医皆用利尿清热之药,乃速其毙也。

一小便下血乃房事劳损肾气,灸关元二百壮。

鬼邪着人,灸巨阙三十壮、脐下四百壮。

宜忌:若曾服芫花、大戟通利之药,损其元气或生气已脱则不可治,虽灸亦无用矣。若灸后疮中出水或虽服丹药而小便不通,皆真元已脱,不可治也。

生龙活虎疠风因卧风湿地处,受其毒瓦斯,中于五脏,令人精气神庞起如黑云,或遍身如锥刺,或完备顽麻,灸五脏俞穴。先灸肺俞,次心俞、脾俞,再度肝俞、肾俞,各二十壮,周而复始,病除为度。

涌泉二穴,在足心宛宛中。治远年目赤肿痛,或脚心连胫骨痛,或下粗腿肿,沉重少力,可灸此穴二十壮。

方用: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延寿丹、金液丹,或草神丹,甚者姜附汤。须平常服装金液丹,来复丹。

风姿罗曼蒂克脑疽发背,诸般痛经恶毒须灸关元三百壮以保肾气。

天贶腹部痛,灸脐下四十壮。

出处:《扁鹊心书》·卷中(卷)·水肿(篇)

后生可畏腿 间发赤肿,乃肾气风邪着骨,恐生附骨疽,灸关元二百壮。

按:舌干口燥乃少阴本热之证,仲景以大承气急下,但此理非身登仲景之堂者无法知,非神于仲景之法者不能够用。盖火爆亢盛不用承制,则燎原之害炽而生物化学之机息,可不畏哉!设本热假而标阴伏,误用承气立见危亡矣。先生灸法真保命全生之要,业医之士切须审察,不可卤莽而行之也。仲景盖以气化而用承气,若涉形脏,别有治法,不可混辟。

证候表现:令人遍身浮肿,小便反涩,大便反泄。

意气风发霍乱吐泻,乃冷物伤胃,灸中脘四十壮,若四肢厥冷,六脉微细者,其阳欲脱也,急灸关元四百壮。

中消病多食而身躯羸瘦,困倦无力,乃脾胃脾虚也,当灸关元八百壮。

治验:一位病皮肤皆肿,气促,食则胀闷,只吃稀粥,余令日服金液丹百粒,至十日觉大便滑,反复二日,乃令吃面食亦不妨,盖治之早也。

黄金时代胁痛不仅乃饮食伤脾,灸左命关一百壮。

产后血晕,灸中脘二十壮。

处方:草神丹。

生龙活虎昏默神志昏沉,饮食欲进不进,或卧或不卧,或行或非常,莫知病之四海,乃思忖太过,耗哀痛血故也,灸巨阙二十壮。

老人二便不禁,灸脐下四百壮。

预后:脉弦大者易治,沉细者难痊。

后生可畏林钟发燥热,乃冷物伤脾胃肾气所致,灸命关二百壮。或心膈胀闷作疼,灸左命关七十壮。若作中暑服凉药即死矣。

牙痛因惦记伤肝,或食鼠涎之毒而成,于疮头上灸三七壮,以芝麻油润百花膏涂之,灸疮发过愈。

处方:金液丹。

豆蔻年华脑栓塞病方书灸百会、肩井、曲池、三里等穴多不效,此非黄帝正法。灸关元四百壮,贯虱穿杨。

久嗽不仅仅,灸肺俞二穴各三十壮即止。若伤寒后或中年久嗽不仅仅,恐成虚劳,当灸关元七百壮。

生龙活虎脑颠荡半身不摄,语言謇涩,乃肾阳虚损也,灸关元七百壮。

男妇虚劳,灸脐下三百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