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金液、全真、来复之类,知母散一服便愈

凡此病脉大而缓,其候饮食不减,起居如常,但时发烦热,渴饮无度,此暑证也,易治,羊婆奶散一服便愈。

凡夏月冷物伤脾,又兼暑气客之,则成燥病,让人发热带作物渴不唯有,六脉弦大,乃火热伤肺而津液不能够上输也,有气味之分。若发燥热而能食者,热在胃也,易治,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全真丹、荜毕澄茄散而愈。若发燥热不进饮食,四肢倦怠,热在脾也,为重,性格很顽强在荆棘丛生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金液、草神或来复等丹,28日而愈。如作暑治,下以凉药,热虽暂退,必变为中满、洞泄诸证。暑月发烧,务分虚实,六脉沉数,饮食如常者,为实热,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野薄荷煎而愈;若六脉弦紧,减食倦怠者,为虚热,隐讳寒凉,宜全真、来复等丹而愈。

伤暑必麻疹背寒。面垢。或口热郁闷。或高烧发热。神思倦怠殊甚。所谓暑伤气。而不伤形。是也。但人体不痛。与感风寒异。宜香薷饮。六和汤。香薷汤。

精阳餐饮冷物,毁伤脾肾。脾主土,故见水泥灰,又脾阴虚脱,浊气停于中焦,不得升降,故眼目遍身皆黄,六脉沉紧。宜服草神丹,及金液、全真、来复之类,重者灸食窦穴百壮,避忌寒凉。

『主要医疗』治外感风寒,内伤饮食,伤冷伤湿,疟疾,中暑,霍乱吐泻,凡感岚瘴之气皆可增减用之。

若烦热困倦不食者,暑气伤胃也,服温中汤药即愈。若性格很顽强在荆棘满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香薷、六一寒凉等剂,冰损胃气,多致变疟痢泄泻诸证,慎之。若暑气客于心包络之经,令人谵言烦渴,欲饮冷水,小口疮涩,大便下赤水,当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驴皮胶丸、金当归芍药汤而愈。若林钟餐饮冷物,寒邪入客胃中,致腹中作痛,宜金液、草神、全真、来复等丹连二性格很顽强在荆棘满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便愈。若以凉药下之,变为中满脾泄。若元阴虚,早间行动,冷气入腹,让人心肚作痛,宜服金液丹或来复丹。凡季月人多食冷物,若平常服装金液、全真、来复、保元等丹,自然脾胃调护医治,饮食不伤,但少壮人须二一日贰遍,恐热上攻眼目也。(中暑之证,原只通常,苟渴饮无度,知母散可大器晚成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若困倦不食,盒装饭菜温中;设暑客于心包络,谵烦饮冷,溺涩便赤,清心凉血,皆生龙活虎剂可愈者。若今之医家,将全部内伤虚寒之证,亦感到暑,恣用寒凉,朝夕靡已,及变阴深冷脱,犹云暑邪内攻,病势深重,难挽留矣。间遇明眼高手,投以参附,犹且从当中阻挠。洎投之有效,辄
颜支饰∶笔者原欲转手,不谓渠意亦同。投之不效,谗言蜂起,生龙活虎肩卸却,罪归参附。病家本不识病情,未免随之怨怅,嗟!

凡夏月阴气在腹,又暑能伤人元气,更兼冰水冷物损其脾胃,皆不足证也。《局方》俱用香薷饮、青龙、益元、黄连明目等剂,重伤元气,轻则变疟痢、霍乱、泄泻等证,重则成虚劳、中满、注泻等证。余常以保元、来复、全真、金液、延寿、姜附汤等类治暑,弹无虚发,好生之士请尝试之。

呕而渴者。浸冷香薷汤。或五苓散。兼吞消暑丸。呕不仅者。芦枝叶散。去茅根。吞来复丹。呕而痰。却暑散。吞消暑丸。或小羊眼半夏茯苓个汤。或消暑饮。

一个人遍身皆黄,小便赤色而涩,灸食窦穴三十壮,性格很顽强在荆棘满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姜附汤、全真丹而愈。

『药物』藿香、紫苏、白芷、桔梗、腹皮、厚朴、陈皮、半夏、白术、茯苓、甘草,加姜枣。

嗟!此种医人,天良尽丧,予具热肠,常遭此辈谤累,因书此以志慨。)

泻而渴者。生料平胃散。和质感五苓散各半帖。名胃苓饮。间进来复丹。此丹本非治泻之药。惟施之暑泻则宜。然泻甚亦不可用。泻定仍渴。春泽汤。或缩脾饮。伤暑心头痞闷人皆谓暑毒攻心。不知有暑即有痰。痞闷者痰为之也。

『服法』煎服

阳节涂中。仓卒无水。渴什么。急嚼荷兰葱二寸许。抵饮水二升。

六合汤

泻而复痛。有积者。生料五苓散。藿香正气饮。匀各半帖。若泻虽无积。其腹部疼甚。生料五苓散。加才客柒分。或六和汤。加木香半钱。或不加木香。止与二药。煎熟去滓。调下苏合香丸。

『主要诊治』治夏月饮食不调,内伤生冷,外伤暑气,寒热交作,霍乱吐泻及炎热苦恼等症。

又有不渴而腹干痛者。六和汤煎熟。调苏合香丸尤宜。

『药物』藿香、砂仁、杏仁、厚朴、扁豆、木瓜、人参、白术、茯苓、半夏、甘草,加姜枣。

泻而发热者。胃苓饮。泻而发渴者。胃苓饮。兼进缩脾饮。泻渴兼作未透者。汤化苏合香丸。吞来复丹。或研来复丹作末。白汤调下。已透者。香薷饮。胸闷外发热者。六和汤、香薷汤、香薷饮。身热烦者。五苓散。或香薷汤。加黄连一钱。热而汗多。畏风甚者生料五苓散。热而渴者。五苓散。兼进缩脾饮。

『服法』煎服。

热浪攻里。热不解。心烦久痢。辰砂五苓散。或香薷饮。加黄连一钱。若大渴不仅仅。辰砂五苓散。吞酒煮黄连丸。

缩脾饮

热浪攻里。腹内刺痛。小便不通。生料五苓散。加旋花七分。

『主要医治』清暑气,除烦渴,止吐泻霍乱及未月酒食所伤。

冒暑吃酒。引暑入肠内。酒热与热流相并。发热大渴。脾胃虚亏。其色如血。生料五苓散去官桂。加黄连一钱。五苓散去桂。吞酒煮黄连丸。

『药物』扁豆、葛根、乌梅、草果、砂仁、甘草。

热浪入肠胃。而小便艰涩不通者加味香薷饮。仍佐以三黄丸。

『服法』煎服。

热浪入心。身烦热而肿者。宜辰砂五苓散。或香薷饮。加黄连一钱。

香薷饮

伤暑而伤食者。其食指疼背寒。心悸发热。畏食恶心。噫酸臭气。胸膈痞满。六和汤、倍砂仁。

『主要医疗』胸口痛暑气,四肢蒸热,高烧肢倦,或烦渴或吐泻。

若因暑渴。饮食冷物。致内伤生冷。外伤暑气。亦宜此药。暑偏要入心者。心属南方离火。

『药物』香薷、厚朴、扁豆。

热浪所入。各从其类。小肠为心之腑。利美白祛黑暑毒。使由小肠中出。五苓散。利小便。为治暑上剂也。

『服法』煎服。

有伤于暑。由此露卧。又为冷空气所入。其人感暑复感冷。肺痈怯风。身疼高烧去衣则凛着衣则烦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并宜六和汤。内加茶豆砂仁。一方用藿香一方用紫苏。正治已感于暑。而复外感于风寒。或内伤生冷。以藿香紫苏。兼能活血。砂仁沿篱豆。兼能温中。然感暑又感冷。亦有无汗者。只宜前药。若加以感风。则断然多汗。审是此证。宜生料五苓散。内用桂枝为佳。市井中多有病。往早先间冒热经营。夜晚开窗眠卧。欲取清凉。失盖不觉。用药所当详审。有此证而发潮热。似疟。犹未成疟者。六和汤。养胃汤。各半帖。相和煎。有此证而鼻流清涕。或鼻孔热气时出。六和汤加胡藭半钱。羌活七分。

新加香薷饮

有因伤暑。遂极饮以冷水。致暑毒留结心胸。精气神昏愦。语音不出。煎香薷汤。化苏合香丸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主要医疗』暑温汗不出者。

有因伤暑。用水沃面。或入水洗澡。暑湿相搏。风疹发热。身重。腰膝疼痛。宜五苓散伤暑而大汗不仅仅。甚则真元耗散。宜急收其汗生料五苓散倍官桂。或加黄
如术之数。此亦古法也。伤暑失眠。手足厥冷者。煎六和汤。调苏合香丸。

『药物』香薷、厚朴、鲜藤豆花、银花、黄花条。

伤暑惊痫。手足时自搐搦者。谓之暑风。缘已伤于暑。毛孔开。而又邪风乘之。宜香薷饮。或香薷汤。并可加羌活一钱。痰盛者。六和汤半帖。和星香散半帖。

『服法』煎凉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