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略至菊,――繁花落尽深眸

图片 1

菊,黄中之色,香味和正,花叶根实皆长生药也。北方随秋之早晚。大略至菊,有微霜乃开,独岭南不然,至冬至乃盛发。岭南地暖,百卉造作无时,而菊独开后,考其理,菊性介,然不与百卉盛衰,须霜降乃发。而岭海常以冬至微霜故也。其天姿高洁如此,宜其通仙灵也,吾在南海,艺菊九畹,以十一月望,与客泛菊作重九。书此为记。

苏轼(1037-1101年),北宋文学家、书画家。如果不是文学和书画的成就盖过了他的医学成就,他应该算是一位医学家。北宋末年根据沈括的《沈氏良方》和《苏学士方》整理编撰而成的医学书籍《苏沈良方》,却展现了苏轼中医药学和中医养生学不同凡响的才华。

=

  七绝·秋晚惜菊(新韵)
  
  正骨优游因自爱,
  寒天透澈试红妆。
  晶莹恪守孤零度,
  冷淡前途自不妨。
  
  七绝·秋菊醉美(新韵)
  
  柔和素雅乃芬芳,
  馥郁横空笑冷霜。
  小酿菊华颐健旺,
  精神飒爽谢天芳。
  
  七绝·菊颂(新韵)
  
  暖色开张花放纵,
  秋香乐意写鲜明。
  难得砥砺寒中立,
  铁骨脱俗画太清。
  
  七绝·知菊(新韵)
  
  千花散落忽悠水,
  扫尾霜菊冷寂开。
  苦境登台因谢幕,
  清妍惹起是非来。
  
  七绝·菊花吟(新韵)
  
  芬葩傲岸妙绝生,
  墨紫黄白色不同。
  冷地求生凭努力,
  冰心玉体特分明。
  
  七律·咏菊(新韵)
  
  羸微淡季磨濯舞,
  木帝栽培苦训情。
  玉骨荷花无倩影,
  冰姿寿客有娉婷。
  孤芳偏向寒天傲,
  艳色频行犷野生。
  迟步天香千卉后,
  冰霜惨烈自包容。 共 28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苏轼一生中多次在他的诗词中咏过菊、荷、橘,而且是佳作纷呈,妙语连珠,有的甚至被传为佳话。但在一首诗或词里同时写这三种植物的情况还是很少见的。苏轼《赠刘景文》诗: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在《浣溪沙·咏橘》中再一次提到这三种植物:菊暗荷枯一夜霜。新苞绿叶照林光。竹篱茅舍出青黄。香雾噀人惊半破,清泉流齿怯初尝。吴姬三日手犹香。

图片 1

鉴赏和品读这些美好的诗词之时,我们不难揭秘苏轼心中难以割舍的中医药情结。《苏沈良方》开篇就记菊:菊,黄中之色,香味和正,花叶根实皆长生药也。北方随秋之早晚。大略至菊,有微霜乃开,独岭南不然,至冬至乃盛发。岭南地暖,百卉造作无时,而菊独开后,考其理,菊性介,然不与百卉盛衰,须霜降乃发。而岭海常以冬至微霜故也。其天姿高洁如此,宜其通仙灵也,吾在南海,艺菊九畹,以十一月望,与客泛菊作重九。书此为记。

咏春菊

龙须卷卷吐清香,玉影丛丛展翠芳。

且看今朝迎丽日,莫怜前夕傲寒霜。

妖娆朵朵南山远,璀璨枝枝小径荒。

把酒东篱光散尽,暗香盈袖意飞扬。

――繁花落尽深眸


在《苏沈良方》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对橘的记载:橘皮味苦,柚皮味甘,此误也。柚皮极苦,不可向口。皮甘者乃柑耳。

山中野菊

身微栖翠谷,草径近还无。

宿鸟驮新霁,朝霞洗玉珠。

不求阶下好,独爱此中殊。

瑟响琴风至,山居夜雨图。

——静坐的行者


除了菊花外,荷和橘其实可以派生出更多的中药来。光是荷就可以有荷花、莲子、莲蓬、莲子心、荷梗、藕节等入药。橘子也可以派生出陈皮、青皮、橘核、橘络等中药来。谙熟中医药知识的苏轼当然会对这些植物情有独钟。

(一)五绝·菊

陌上正秋霜,东篱菊蕊忙。

尤倾贞影瘦,愿种万株傍。

(二)七绝·咏菊

东篱把酒梦成痴,邀月怜花暗赋诗。

风雨春秋随浪去,清馨绝俗傲霜枝。

(三)七律·咏菊

清馨幽掖落凡尘,纵遇寒霜愈聚神。

缕缕柔情频入画,铮铮傲骨更销魂。

有心素锦诗中绘,无意纤姿赋里吟。

静对苍穹还闭月,只缘秋色最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