谓执古方不能治今病也,叙论痈疽发背品第一

儒生读书明理,期于世有所济,立功名以见重此时,此体用具有之学也。若学成理明,无意立名,而慈悲之念,无时无地不期于济世,此其品诣不又加人一等乎哉?余观伦声许生《外科证治》一书而有感焉。伦声少嗜学,经史而外,旁及百家争鸣,一名一艺之微,手披目览,各有所得。山居二十几年,悠然自得,不肯以学自炫。间因和善之家式微,为之提醒趋吉修方。或婴孩疾痛,时医束手,为之施送药饵,无不速效,人始奇之。由是名噪于士先生间。延访遂众,辞之不获,已择近地质大学山水处,始一命驾。人与之款洽,言皆经济散文,绝不如她事。乙丑春,余遇于皖江郡城,年逾二十,白发萧条,佛祖弗衰,非学养之醇耶。

〔亡名氏仙传内科秘方〕国史经籍志十六卷 未见

序仙传内科集验方

〔亡名氏纂要备急诸方〕书录解题一卷 佚

余少年只读儒书,而不娴医术。适值家慈遘疾,缠绵数年之久,外省名医,延诊殆遍,病终未除。后延第一管理大学,用猛药攻之,病益剧,岌岌乎危矣。余因思为子而不知医,一旦遇亲有疾,致遭俗医毒手,倘由此死去,其抱恨为什么如也?自此遂果断有志学医,但未经名家提醒,只购行常数种医书读之,涉猎十年,虽稍知大致,终未得此道之指归也。及叁拾伍虚岁,报捷青宫,后入部当差,公余之暇,即赴书市购买医书,先得《徐氏两种》,《陈修园十四种》,继得高士宗《农学真传》,张隐庵《侣山堂类辨》,后得《黄氏八种》,见诸公小说皆远宗轩岐,近法促景,始知《内经》、《伤寒》、《金匮》各书,乃万世历史学之祖也。得此书后,又钻探四十年之久,朝夕揣摩,颇具体会。因博采各书之纯粹者,合辑为一编,名之曰《医学摘粹》,盖谓美善兼臻,就能够措施各当也。书成后,即出守大梁,在甘淹留十七年,而医书并没有释手。及民国时期改元,余即由连云港大臣,解组旋里。同乡劝余行道以济时,余即欣然同意。惟市医见余所出之方,群笑而非之,谓执古方不能够治今病也。余闻之,谓古方不可能医治,想时方乃能治病耶?因询病患,有经市医延医生,即索原方阅之,见有治气之方,将要攻气药全用之,见有治血之方,将要攻血药全用之,推之无论治何病,每拟一方,必用药十七味,或二十味,杂药滥投,并不讲方法矣。尤可怪者,治伤寒不知通经解热,而先施占据之方∶治温病不知泄卫滋营,而专项使用苦寒之药;治虚劳只讲滋阴,治脑蛛网膜炎惟知温补,立方种种支离,所以治病不效,而伤者始来求治于余也。乃此辈不知已之趋时而误,反谓人之泥古而迂,岂非甘入迷途而不知自返者哉!余见医道谬妄如此,眼底杀运宏开,生灵遭劫,余年已八十有七矣。及是时而不思设法以救之,更待何人?遂邀同志,将伤寒、杂病各证、各个地方俱编成歌括,以便后学披吟。倘有心求道者,幼而学之,壮而行之,未始不得以扭转气数也,爰为记。

嗣余权篆芜关,通尺素书,邀其掉扁舟冒雪而来,围炉争辨竞日,叩其平生资历,如郡县学宫添建文峰高阁,不周岁而人文蔚发,是何火速,伦声则谦未遑。谓吉凶皆盈虚消长自然道理,一有逃避,必干造物之忌。若乃胜地名区,善人多则吉祥自生,趋吉之说,皆事之适然相合,非尽关人力也。其言似谦,其实有至理存焉。临别检行箧,余见有《产科证治》一书,则续成其故友毕苍霖未竞之业。其部首各自阴阳证治,其卷末并列急治五条,共书五卷,自记甚悉,余益叹其品行学业之优也。书成,不独擅其美,必推长于创始之良友。其所分门列类者,皆四十余年历试活人无算之实学,非借着书立说以求威望者比。余将远别数千里外,此书若仍携归,恐久而失传,为借抄别本付剞劂,以质世之精医理者;虽曰小道,亦足见伦声所学之绪余,与济人之素心云尔。

〔杨氏五官科集验方〕国史经籍志一卷 存

经名:仙传内科集验方。又名:仙传外料秘方。元 杨清叟撰,明
赵宜真集。十五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平部。参校本:明刻本、北图藏清抄本、弭刻本《秘传外秤方》。

陈振孙曰。不知什么人集。皆仓卒危急所须药。及杂术也。

民国时代四年一月18日 沈水庆恕云阁氏自识

生名克昌,和州国学子,伦声其字也。

赵宜真序曰。妇口腔科集验方一帙。乃禾川杨清叟所编述。以授吴宁极。宁极之子有本。以授西平善观李先生。以授于宜真者。其方简要。惜未版行。故独存之。昨来游金精福地。道经雩都。吾徒萧天倪凤冈。本西昌权族。自幼学道于紫阳观。三十载前尝从予游。亦能召风雨。济旱灾和涝灾。盖道缘深重。履践端恪之所致也。其师弟刘致柔顺川数年间。遍身苦疮疖。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荆炖汤。败毒桑诸药俱不效。予因以男科方授之。用返魂汤。未终剂而愈。天倪乃欣然捐己资绣梓。散施流通。其惠济之意如此。则雨
之应祷也宜哉。即便。予有故人。曾患鼓椎风。往来寒热。数月伏枕。诸药无法疗。最终第一历史大学士诊之曰。虽成顽疾。而有客邪在少阳经未解。若曾服五积散则误矣。询之果然。因投小柴胡汤。数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寒热顿除。却用本料追风丸等药。理其风证。而全瘳矣。夫杂病有方。伤寒有法。二者兼尽其道。乃为良医。若以大方妇眼科。各专其一。正恐或持有误。而不自知。则又岂会全美乎。此男科论证处方。虽非常造理。校于诸方为独优。在圆机之士。临证之时。尤当加审焉。洪武甲申11月底一。浚仪原阳子赵宜真序。

目录

〔太医西局济世方〕宋志八卷 佚

时道光岁次甲午夏月督榷使者云梦程怀 书于法国首都榷署

〔妇产科序论〕国史经籍志一卷 未见

仙传性病科集验方序

〔王氏阅世方〕宋志三卷 佚

〔亡名氏秘传口腔科方〕一卷 存

卷一

〔胡氏方〕书录解题一卷 佚

〔郭氏疮科心要〕二卷 未见

叙论痈疽发背品第一

陈振孙曰。不盛名。

刘纯曰。纯早年居大理。于陈复初契家斋堂。得东原郭文才甫家传疮科心要二卷。特行四方。按法每择用之。多获奇效。

服用通变品第二

〔张氏医说〕书录解题十卷 存

〔王氏大河骨科〕二卷 存

卷二

陈振孙曰。新安张杲季明撰。罗顼序曰。医之伐病。犹将之伐敌也。夫决机战攻之地。以获胜用兵者。固都有是心。及一旦为背水阵。则观众惊叹矣。非有淮阴为之剖释。则孰知其出于兵法。是兵之无法无其说也。兵不得以无说。医其能够无说乎。里中张杲季明。自其伯祖子充。以医显京洛间。受知于范忠宣。其祖于发。盖学于伯祖而有得者也。于是其父彦仁。继子发。而术更妙于充。深微所衍。固三世之医也。季明则欲博览远观。弘畅其道。凡书之有及于医师必记之。名之曰医说。始见则曰。已得几事矣。拜拜则曰。近又得几事矣。其意欲满千事。则以传于人。予念医家之书。本之以素问灵枢。广之以难经脉诀。而药之君臣佐使。咸萃于本草。世固不外是而为医也。今有出一奇。以起人之死。则众必相与感叹。感觉昔人所未到。自明观之。其不有似背水阵乎。故予知是书之为有益也。丙戌岁冬。季明携以过自家。且曰。书虽未成。请姑先梓之。以勉杲之意所勿及。会予有鄢郢之役。殊倥偬。然念季明情甚笃。又颛颛于其业。搜选宜必精。故不暇之尽撰。而徒叹其当盛年着书。遽肯出与人共之。其特有有足大者。岂非逮事其祖。多异闻。故不以得之纸上者。为己私分也欤,此予所以益重明也。遂书以冠医说之首。戊子岁十月四日。朝奉大父权发遣郢州罗顼序。李以制跋曰。医生意也。果能够纸上索乎。虽曰不知书。而曰小编知意。余不相信也。知书矣。而未之广。犹不书也,张君季明示余医书一编。载古今史事至纤悉。盖其终生目览耳听。凡涉医生必录。录必以其类。今老矣。搜访尚不辍。将成一家之书。以传于世。张世(Zhang Shi卡塔尔(قطر‎以医名世者。季明悉心之勤如此。其能世其世可以知道也。季明有子。字三万。邺郡庠。性敏而能文。使以季明勤于医之心。而勤于学。其能为张氏大门户。亦可以预知也。噫。季明之细心如此。其必有子以大门户。又能够也。是则季明之末编报应之说。嘉定甲寅首夏末浣。
李李以制书。四库全书提要曰。医说十卷。宋张杲撰。杲字季明。新安人。其伯祖张扩尝受业于庞安时。以医名京洛间。罗愿四平小集。有扩传。其叙治验甚详。此书前有淳熙甲辰罗顼序。亦称扩授其弟子发。子发授其子彦仁。杲。彦仁子也。承其家学。亦喜谈医。尝欲集古来医案。勒为一书。开始的一段时代满一千事。猝不易定。因先采掇诸书。据其胆识所及。为是编。凡分八十三门。前七门。总叙古来著名医生。医书。及针灸诊视之类。次分杂证二十六门。次杂论六门。次妇女子小学儿二门。次疮。及五绝。痹疝三门。而以医功报应终焉。其间杂采说部。颇涉神怪。又既载天灵盖不可用。乃复收陈藏器本草人肉一条。亦为驳杂。然取材既富。奇疾险证。颇足以资触发。而古之特地禁方。亦往往在焉。三世之医。渊源有自。固与道听涂说者殊矣。

王时朱明曰。永乐中。大河王拳得异人秘授。精口腔科方。密传其子孙者六世。效大显。世莫不知有大河口腔科者。而其书顾益秘莫有传。代巡山泉吉公来按闽。间出一帙。槐得而观之。所论著。多朴而不文。往往务为蹇涩重复。杂以俚下之语。岂其故为是。欲以晦其指。而终秘其传耶。然公昔年尝患肩痈。曰蛏子。治不效。久之得奇方立愈。后数年乃见此书。则向所谓奇方者在焉。槐窃谓。凡遣疾摄形之家。固称多术。要在挚爱元气。勿令伐伤。此其大指也。大河产科。为图八十有六。大致皆险恶危怪之疾。在江湖郎中且骇悸胎愕。即往往下峻烈猛毒之剂。急攻其内。蕲速效旦夕。故一臂疡肘癣。而辄不救者。则伐元气之过也。而此书附载诸方。多批注消导。达支而卫本。此其所感觉得欤。嗟夫。海隅塞外。异时羽书相闻。良足畏。顾排除在机术何如耳。而慎毋毕耗吾民众力量。此殆亦元气之说。而忠于忧世。真为社
计者。将必于大河有取哉。书故抄本。督屯宪黄君
一见。谓宜广其传。遂相与请于公付梓云。

用敷贴温药品第三

〔周氏续医说会编〕医藏目录十六卷 存

〔陶氏痈疽神验秘方〕国史经籍志一卷 存

卷三

自序曰。宋张季明作医说十卷。上自三皇。并历代以下名医一卷。医书。本草。针灸。及医之神者。又一卷。其他神方。诊法。并百病类门。与夫医功报应。警于世者。准是数也。其间所序者。求其奥密。取法于后世。声明三皇以来之道。则未有闻焉。予因其所未备者。搜而得之。医书。则四十六条。针灸者。一十三候。脉法之条。十有五。论医之法。四十有七。用药者。五十七。其药戒。则三十五。保养调摄。并食忌。总结七十余。通类医之能无法者。则有十二。余列季明所未有者。及百病分门治法。一病而施治有差别者。又将千余。诸方二百六十余。则又次之。凡十九卷。名曰医说会编。使学人求季明之书。参予之所宜者。于素难诸家。溯而通之。医之术。微有所试矣。予尝谓。从圣贤之道。求圣贤之心。可是以利济天下。在达而在上。于天下之物。莫不有被其泽者。其穷而在下。则虽有扶世阜民之志。将安展其所施乎。故先正有曰。达则为良相。不达则为良医。相不可幸亏致。医又安可幸亏为耶。盖欲其利物之同心也。吾将舍夫忠信之人。以仁存心。以致物为意。则其术必有大过人者。使心驰于利。则必昧乎其术。求免于杀人者寡矣。是何异于宰物者之阳仁义。而阴苞苴。又欲求乎有名。而保禄位。其与要价之医。望十全之治。求通于时。不亦难矣。所谓良相良医可乎。医说之书。幸投于君子。则万世生民之利。何其博哉,弘治三年癸亥秋4月下浣。昆山周恭书。归有光序曰。周寅之先生与大父同里相善。为诗社友。日相往来。予世父及古人。皆少从学。予年十岁。从授孝经大义。见先生竟日焚香端坐。时称隐君子者。必曰先生。先生尝作八诗。吴文定公为之序。刑部周充之跋而刻之。先生之子婿福建右方伯朱
伯梓其诗稿。曰沈流集。先生尤好方书。尝取宋张季明医说增广其未备。为四十卷。其自叙以为学人求季明之书。参予之所宜者。于素难诸家。溯而通之。医之术其庶几矣。又病季明书。求其奥密。取法于世。证明三皇以来之道。没有闻焉。则知先生为此自负。盖谓其能有所发明。而得其精微者。东仓曹比部用晦嘉其有益于世。因锓梓以广其传。而知识分子之孙太学子世昌请予序之。予观其书。皆先生手动和自动缮写。笔画端楷。无一字潦草。叹其为之书不苟也。昔孝成帝河平中。命侍医李柱国。校医经七家。经方十有一家。后世其书益广。无虑数百家。今自神农业余大学学帝黄帝经方。秦氏越人三十五难经。及灵枢甲乙诸书。世多有存者。如六经未尝不行于世。顾学人得其精微为难耳。观先生之所自叙。则知其所自得。愈于季明之书。其可传无疑也。比部君能梓行之。仁者之细心。尤可叹尚云。隆庆八年夏八月甲寅。门人前行士归有光舟次安平书。

〔十段关〕医藏目录一卷 未见

敷贴热药品第四

〔俞氏续医说〕明志十卷 存

〔周氏男科集验方〕二卷 存

卷四

自序曰。齐梁之人有言。曰。不明医术者。不得称为孝子。此过论也。宋儒谓。治病之委庸医。比之不慈不孝。事亲者不可不知医。斯言旨哉。时之著名医生。若甄权许智藏李明之朱彦修。咸以母病习医。研精覃思。遂究奥密。盖君子之存心。无所不用其至也。弁虽不敏。癖于论医。或闻老师和朋友讲谈之余。或披阅诸史百家之文。凡有会于心者。辄手抄以备遗忘。积久成帙。
为十卷。名曰续医说云。匪敢与古人颉颃。今后好事者共之。庚申十二月望日叙。昊恩叙曰。御寇有言。医士理也。理者意也。何稽乎。理言治。意言识。得理与意。照料于未见。曰医。超然望闻者。无几也。降则不理不治。不识不明。斯二者。不言不详。以故圣人尚乎辞说者。谓经始于轩岐缓鹊辈。识其意者也。仲景下。代有政要。有方有论。有原始辨有法。耿耿与繁星。并震而不磨者。圣人以道仁天下。起危养安。斯已矣。而再创作。以协理百代。其为虑不广且勤哉。神而明之。在人。子容氏有意焉。久矣。苦心探赜。学以聚之。问以辨之。精思以强勉之。董生曰。强勉学问。则闻见博知益精。然会博而归约。则君子贵乎详说也。是书述古法今事。积有岁月。得理与意者。纂载不遗。子容之细心。亦勤矣。病其繁也。故略。节取之。以讲于家塾。有就有道意。盖以人之司命。不敢肆不过轻耳。考其言。有先经以始事。有后经以终义。则系之以经曰。示无专也。有以脉而辨证。有以证而辨剂。的之己见者。则系之以余曰。示无私也。得以前烈。参之时贤者。则系之曰有些人。曰示无掩焉,盖得于意则见于言。本始以清其源。推委以别其流。酌中无时无刻。以明其宜。以通其变。而参伍设置。尚其权也。有论而无方。神其用也。祖乎帝。继其志也。征诸今。尚时也。文以定志。达其意也。削履而成什。要诸理而止也,博而要。辨而精。简而核。迹其所到。真可究之进行者矣。殆与医案医原相胜负。其可也。鬼神泄其秘于此矣。子能秘之家塾。不布百代耶。噫。孰知无是心也。俟乃绵邈。光于世世。则后起者。吾谅其惑焉。子容姓俞。名弁。以翁约斋号。故自附曰守约云。嘉靖庚辰。乡贡贡士。格陵兰海吴恩序。

自序曰。医一也。然有前后科之异者。盖人之疾有内外故也。科既有上下。故古之特意者。各有方书。以传后人。第今之专于内者。则精其内。而疮科或有所遗。专于外者。精其外。而方脉或有未谙。二者俱不可能以无偏。夫惟仁者爱人之心。深长而细致。必欲兼之而后已。弘治辛丑岁。王殿下不以臣为无知。命臣于凡大方脉书内。精选其方之涉世者。区分体系。且论辨其下。名曰医方选要。总一十卷以进。内疮科亦一帙焉。二零一七年春。睿意又感到选要之集。固足感到内疾之疗。然人于日用间。莫不有饮食也。亦或者有喜怒也。饮食不节。喜怒不经常。则未免致伤荣卫。而疮毒生焉,其生也种类颇多。兹疮科一帙。乌足以尽疗乎。以故命臣。重集皮肤科方论。务在竞赛之也审。简拔之也精。究其疾之源。详其药之用。以与选要配。庶不致有所偏废。臣于是尤有以仰知殿下仁爱及人之盛心。所谓深长而细致矣。顾臣草茅。学不足以明理。医不足以名世。凡庸肤浅。务乎此而遗乎此者也。曷克以称上意邪。纵然。睿命不敢不遵。驽钝不可不效。是以忘其固陋。集古名医耳鼻喉科诸书。谨择其药与证对。而随患用巧者。依照选要条例。裒成二卷。名曰性病科集验方。上尘睿览,夫疾之愈不愈。医之良不良。系乎方之验不验也。臣之所集。虽妄以集验名。然亦一知半解。强逼以应命耳。若夫较量审而简拔精。究其源而详其用。则臣岂敢。弘治甲辰岁秋6月吉日。良医副臣周文采稽首谨序。兴王序曰。弘治丁亥。令良医周文采于大方脉书中。已选其方之验且要者。为十卷。名曰医方选要。而五官科方。略之还未有备也。迨二零一八年春。仍令本官。于外科方书中。集其方之奇验者。为二卷以进。吾览之。见其考论精详。处证不谬。深足定妇科之根本。而开历史学之蒙昧也。因刻而广之。俾天下之人。凡婴外之病。而职外之科者。得是书以治之。虽未能继古时候的人之神秘。而笃废聋瞽。万一可复之于全。生生之功。庶亦博哉。

敷贴凉药品第五

〔崔氏紫虚真人四原论〕读书敏求记一卷 未见

〔许氏五官科集验〕未见

得力诸方第六

钱曾曰。四原者。原脉。原病。原证。原治也。

按上见于吴秀医镜序。

卷五

〔亡名氏摘要方〕书录解题一卷 佚

〔韩氏圣生梅疮论治方〕一卷 未见

治痈疽经历品

陈振孙曰。伤寒十劝。及危证十病。末载托里十补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