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医十四科中有脾胃科,——王肯堂《肯堂医论卷中杂记》

《历史学见能》四卷,蜀、天彭、唐容川着。仆得于江右之笥筐,忽忽十余载矣,辞简理周,最有功于济世。盖容川原为初学弟子与夫不知医务职员说法,故理不求深,而方必录验,较之务求艰奥,而无俾实用者,未可同德语也。忆昔家君宦游豫章,幕府中人有以贫穷告者,即检方与之,新发者、覆杯即止,久者、三饮而已。因是内外皆谓家君知医,而不知实得之此书之力,洵可贵焉。容川学通今古,识超脱凡俗俦,其所着《中西汇通医书三种》,不舍近而求远,不趋新奇而废正道,早刊行世,已为学人奉若范例,惜是书独付阙如,乃为校阅,并附阅历简效方于眉上,以备选用,即付手民。呜呼!古时候的人云∶“为人子者,不可不知医”。仆谓为人爹妈者,亦必获悉医。顾医籍棼如,难以遴择,圣言悠远,良匪易悟。世传《验方新编》《一盘珠》《本草从新》等,本源未澈,瑕瑜互见,殊憾理不足而方难效。然而是书之出,愿医生朝夕展玩,凡为人子父母者,去彼自此,而各手一编,广文学之耳目,助天地之生成,受益诚匪浅,而其功又讵在小编下欤。

3、经济学贵精,不精则损伤匪细。——陈梦雷等《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

王忠文公云∶李明之弟子多在中州,独刘守真之学传之荆山浮图师,师至江南传之宋中人罗知悌,而南方之医皆宗之矣。及国朝天下之言医务人士非刘氏之学弗道也。刘李之法虽攻补差别,会而通之,随证而用之,不行其存乎?吴中称良医生,则以能持东垣者谓之王道,持张刘者谓之伯道。噫!尧舜以揖让,汤武以大战,苟合道济世,何苦曰同?吾尝病世之专于攻伐者,邪气未退而真气先萦然矣;专于补养者,或致气道壅塞,为祸不菲,正气未复而邪气愈炽矣。古代人有云∶药贵合宜,法当应变。泥其常者,神草反以杀人;通其变者,乌头能够救活。孙真人所谓随即增损,物无定方,真知言哉!

清文宗元年7月上浣世愚弟郑銮拜叙

丁酉十1四月新加坡秦之济伯未氏序。

23、凡看病施治,贵乎精一。——张介宾《景岳全书论治篇》

嗟嗟!医本活人,学之不精,反为夭亡。

语云∶“为人子者,不可不知医”吾友赵君双湖,纯乎孝者也。幼因侍祖母疾,弃举业习医,尽通其术,最先则效,活人无算,声名藉藉江淮间。毕生好阴行善,多仁人长者之行。孤苦伶仃之赖以举火者,日数十家。寓乎医以施济焉,孰非孝行所推哉。今以孝旌于朝。令嗣小湖复梓是书问世。君之医与孝传,小湖之医之孝亦俱传。吾钦其人,乐为叙梗概云。

13、人必有天然之才而读破万卷,庶可认为医矣。——王秉衡《达累斯萨拉姆堂小说卷上论治案》

五经四部,军国洋裙,若讲用乖越者,止于事迹非宜耳。至于汤药一物,罕有异形,便性命及之。千乘之君、百金之长,可不深思戒慎耶?昔许皇帝之庶子侍药不尝,加以杀君之罪;季康子馈药,仲尼有未有达之辞,知其医药之不足轻也。晋时才人欲刊正《周易》,及诸药方,先与祖讷共论辩释。杰出纵有异同,不足以伤风教,至于汤药,小小不达,便致寿夭所由,则后生受弊不菲,何可轻以裁断?祖之此言可为仁识,足为龟鉴矣。

清文宗元年岁在乙卯闰六月上浣学山李福祚顿首撰

54、医生仁术,品格高尚的人以之赞助造化之不如,所贵者,救困扶危,转祸为福耳。——聂尚恒《活幼心法卷一》

又曰∶一指之寒弗燠,则及于手足,一手足之寒弗燠,则困于四体。气脉之相贯也,忽于微而至大。故病痛之中人也,始于一腠理之不知,或知而惑之也,遂至于大而不行救以死,不亦悲夫!

生人者天也,然寒暑不正,雨
有时,则病病者亦天。天病患而不能够治人病,惟医体天好生之心,以补其不满。人之一身,殆初生于天,后生于医乎?医代天工,天报医必浓。乃秦氏越人以伎见殃,仓公坐法当刑,其故何也?窃谓医必伎与心兼良,乃可称良医而受福报。伎劣人憎,心慝天谴。医之心非必好利而生杀予夺,始为不良也,骄吝未除,则济人弗广,而已足自寻短见其躯。越人诮中庶子“以偏概全”,淳于不为人治病,病家多怨,察其心似未免骄吝,宜乎伎高贾祸。史迁引《老子》,慨“美好者,不祥之器”,岂其然哉!双湖赵先生,盖伎与心兼良者。籍高邮,侨寓吾兴,深于《素问》、《灵枢》诸书,以医鸣四十年,名动江淮间。惧世医之不辨虚实表里寒热温凉也,着《工学指归》二卷。先生卒后,令子小湖将授梓,乞祚撰叙。祚自惭谫陋,未读《内经》,何敢叙先生之书。惟观今之名医,趾高气盛,不意志劳;又或秘惜禁方,弗肯示人。而文化人谦退不伐,视疾兢兢然恐有怪诞,日治百余人,自朝至夜分始罢,寝食或废,未尝惮烦。且性情笃孝,当事请旌于朝。贫而好施,邑中穷嫠,恃以衣食者甚众。窭人就疗,辄赠药物。兹复述其所得,辑为一书,欲登斯人仁寿之域。不骄不吝,非良于伎,而尤良于心者耶。艺精而人不忌,身殁而子克家。天之所以报先生者,显其名,昌其后,视卢医辈奚啻过之。昔乐天谓梦得诗“在在到处有灵物阴护”,祚谓是编亦然,必传于世无疑也,故乐为之序。

59、今之医生,凡遇一证,便若观海望洋,茫无定见,则势有不能不为紊乱,而用广络原野之术。——张介宾《景岳全书传忠录论治篇》

历史学贵精,不精则损害匪细。间有无知辈,窃世医之名,抄检成方,略记《难经》《脉诀》但是三者尽之,自信军事学无难矣。别的惟修边幅,饰以衣骑,习以口给,谄媚贵胄,巧彰虚誉,摇摇冷傲,适以骇俗。一遇识者洞见肺肝,掣肘莫能施其巧,犹面谀而背诽之。又讥同列看书访学,徒自艰难。凡有临床,率尔狂诞,妄投药剂。不时侥效,需索百端;凡有失误伤害,则曰尽命。

清文宗元年岁次乙未八月上浣世愚弟刘春宜顿首叙

62、古方不可不言,不可靠赖之太过,亦无法全信。须对症细参,斟酌尽善。——吴瑭《医医病书》

治天下其犹医乎?医切脉以知证,审证以为方。证有阴阳虚实,脉有起浮细大,而方有补泻针灼汤剂之宜,参苓姜桂硝黄之药,随其人之病而施焉。当则生,不当则死矣。是故知证知脉而不善为方,非医也。虽有秦氏越人之识,徒哓哓而失效。不知证,不知脉,自己还糊里糊涂惹人昭昭感到方,语人曰∶作者能医,是贼天下者也。故治乱,证也;纪纲,脉也;道德刑政,方与法也;人才,药也。夏之政尚忠,殷乘其弊而救之以质;殷之政尚质,周乘其弊而救之以文。秦用酷刑苛法以箝天下,天下苦之;而汉乘之以宽松,守之以宁壹。其方与证对,其用药也无舛,天下之病有不瘳者鲜矣。

吾友双湖学生所遗《文学指归》一书,其子小湖暨诸昆季付之梓而公诸世,嘱宜叙,宜不知医,何叙为?然先生就此业医之故,惟宜知之且悉。初至兴也,年十有七,即与交。见所阅医书,通目即稔。宜尝劝读儒书,先生曰∶“儒书明理尽性以尽人之性,医书亦然。曩者先祖妣及先妣病,延医延医,久药不瘳。窃叹己不知医,导致老人弥留床蓐。又尝见有爸妈者,往往因小疾而误于方剂,卒至殒身失养,恨不知酌良剂以活之,俾其亲得终余年。医之习也,缘是故耳。”宜因知先生之医为事亲计也,且为所有事亲者计也。古云孝弟为仁之本,先生毕生尽孝而外,行仁之事无法枚举,宜乎天南地北声名藉甚。至易箦后,上至官长缙绅,下及乡愚女流之辈,无不望棺拜奠,涕泗横流者。迹其患病之原,春夏交会,大疫流行,先生迫于救人,至数十白天和黑夜而未安寝食,由是精气神努力。自知不治,诏诸子曰∶“吾勤劳三十几年,一无所遗,惟遗此书耳。此书乃尔先祖命吾敬慎辑成,留为尔曹之志于医师酌用。”阅书所载,悉本《神农大帝本草》、《珍珠囊》认为言。《礼》曰∶“医不三世,不服其药。”此书一出,将佛祖于三世者多矣。噫!先生遵父命而遗书于子,其子又能推父意而公书于人,是亦以孝继孝之意欤!或谓子与先生交既久,盍以其孝行详叙于此。宜曰∶指日天恩表孝,纶
煌煌,千古不磨,亦奚事宜胪陈其事而后传。

50、自古无不效之方,而世医不识之病。——孙一奎《赤水沈雁冰序》

52、痛夭枉之幽厄,惜坠学之昏愚。乃博采群经。——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序》

医为儒者之一事,不知何代而两途之。父母至亲者有疾而委之他人,俾外人之无亲者反操爸妈之死生。一有误谬,则一生不复。平日以仁推于人者,独不能够以仁推于爹妈乎?故于仁缺。朋友以义合,故赴其难,难虽水火兵革弗顾;故周其急,急虽金玉粟帛弗吝。或疾则曰素不审。他者曰甲审,遂求甲者;渠曰乙审,又更乙者,纷繁错扰,竟无法辨。此徒能周赴于疮痍,而无法携友于死生也,故于义缺。己身以爱为主,饮食滋味必欲美也,衣裳玩好必欲佳也,嗣上续下不敢轻也;疾至而不识,任之妇人女孩子也,任之宗戚朋友也,任之狂巫瞽卜也,至危犹不能辨药误病焉也,故于知缺。夫五常之中,三缺而不备,故为儒者不可不兼夫医也,故曰∶医为儒者之一事。

27、人不穷理,不得以学医;医不穷理,不可能用药。——陈士铎《洞天奥旨卷十七劝医六则》

古医十七科中有脾胃科,这几天亡之矣。《道藏经》中颇负是说,自宋元的话止用十六科。考医政,其一为风科,次伤寒科,次大方脉科,次小方脉科,次妇人胎男科,次针灸科,次口腔科,次喉腔口齿科,次疮疡科,次正口腔科,次金镞科,次保健科,次祝由科。国朝亦惟取十六科而已,其脾胃一科终莫之续。元李杲着《脾胃论》,极度精详,但不言十一科之阙此,不知其得旧本而加己意,抑尽为创着而得上古之同然欤?是诚医道之大幸也。

37、术日以精,怀日以虚;名日以高,行日以谨。——吴尚先《理渝骈文》

16、医生,意也。专长用意,即为良医。——孙十常《千金翼陈设灸上》

故南人谓之巫医师,此也。今世谓之端公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又称为夜行卜士,北方名之师婆。虽是一切虚诞之辈,则亦不可能无恒也,矧他乎?

20、盖艺术学通乎性命,知医则知立命。——赵学敏《串雅内编绪论》

1、医病非难,难在疑似之辨。不可盲目跟随群众,随俗起浮,误人匪浅。——王肯堂《肯堂医论卷中杂记》

30、寸尺弱,勿汗,寸脉弱者,不可发汗,汗则亡阳;尺脉弱者,不可发汗,汗则亡阴。——程钟龄

《物理论》曰∶夫医务人士,非仁爱之士不可托也,非聪明达理不可任也,非廉洁淳良离谱也。

40、病无常形,医无常方,药无常品。顺逆进退,存乎其时;圣洁工巧,存乎其人;君臣佐使,存乎其用。——李中梓《医宗必读用药须知内经之方法论》

18、药能活人,亦能杀人,生死攸关,一触即发,可不慎欤!——刘昌祁《白喉治法要言白喉症忌服表药》

江湖医生不早死,误尽尘寰人。岂非天道恶之耶?故甫尝戒诸子弟∶医惟大道之奥,性命存焉。凡业者必要精研,以抵于极,毋谓易以欺人,惟图侥幸。道艺自精,必有知者,总不造福利人,自有正谊在己。《易》曰∶积善积恶,殃庆各以其类至。安得谓不利乎?

26、夫医官用药,如将帅之用兵。——赵宜真《秘传男科方总论》

是以古之用医,必选明良,其德能仁恕博爱,其智能宣畅曲解,能知天地神祗之次,能明性命吉凶之数,处虚实之分,定顺逆之节,原病魔之轻重,而量药剂之多少,贯微通幽,不失细少。如此乃谓良医,岂区区俗学能之哉?

32、学医业者,心要明日地奇门遁甲之理,始晓天时之和反目,民之生病之情由也。——吴谦等《医宗金鉴运气要诀》

温州戴叔能曰∶医以活人为务,与吾儒道最相像。自《唐书》列之技术,而小编儒不屑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