嗽谓无声而有痰,头疼声重外伤风

风寒头痛频嚏涕,鼻塞声重唾痰涎,疏风参苏金沸散,利尿加味华盖痊。

肺病高烧有痰声,有声无痰咳之名,有痰无声谓之嗽,为病寒热食与风。

钱花潮云∶嗽者肺感微寒。八十一月间肺气正旺,若面赤身热,其病为实,当用葶苈丸下之,久嗽者不宜下。若在复月,乃伤风嗽,当用麻黄汤汗之。面赤饮水,高烧唾脓痰,喉咙不利者,以甘橘汤清之。先咳后喘,面肿身热,肺气盛也,以泻白散平之。嗽而唾痰涎乳者,以白饼子下之。洁古云∶嗽而两胁痛者,属温中降逆,用柴草汤。咳而呕苦水者,属胆经,用黄芩羊眼半夏黄姜汤。咳而喉中如梗者,属补肾宁心,用甘桔汤。咳而失气者,属小肠,用娇客乌拉尔甘草汤。

小儿之咳,谓有声无痰者,肺伤也。嗽则有痰无声者,肺湿也。脑瓜疼则有根底、风寒、湿食、停痰、阳虚等症。但因痰而嗽者,痰为重,主要治疗在脾;因咳而动痰者,咳为重,主要诊疗在肺。以时来说之,清晨咳者属痰火,午前嗽者属胃火,午后嗽者属脾虚,黄昏嗽者火浮于肺,二更嗽者食积滞于三焦。嗽而抱首面赤反食者,肺实也。气逆虚鸣,面白餐食者,肺虚也。痰腥而稠,身热喘满,鼻干面赤者,肺热也。嗽多清痰,面白而喘,恶风多涕者,肺寒也。胃痛风寒,发热鼻塞,声重者,服参苏饮。因火痰热,头痛面赤,心烦心悸,鼻血者,泰山压顶不弯腰活血导痰汤。伤食停痰,吐呕腹部痛者,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平胃二陈汤。痛风症阳虚,四肢怯冷,气血不足者,服补中解痉汤。

脑仁疼声重外伤风,高烧憎寒鼻不通。即使重衣兼浓被,肺因壅热内生风。

[注]

《病机式要》云∶发烧谓有声有痰,因肺气受伤,动乎脾湿而然也。咳谓无痰而有声,肺气伤而不清也。嗽谓无声而有痰,脾湿动而为痰也。二者虽俱属肺病,然又有肺寒、肺热之分,食积、风寒之别,医士宜详辨之。

嗳而右胁痛者属解阳疮热毒,用升麻汤。咳而呕长虫者,属解阳疮热毒,用乌梅丸。咳而喘息风肿者,属祛痰止咳,用麻黄汤。咳而遗尿者,属大肠,用赤石脂汤。咳而腰背痛,甚则咳涎者属清热生津,用麻黄附片细辛汤。咳而遗尿者,属膀胱,用茯苓个乌拉尔甘草汤。咳而腹满,不欲食,面肿气逆者,属三焦,用异功散。若发烧流涕,外邪伤肺也,先用参苏饮。喘嗽面赤,心火刑肺也,用神草平肺散,及六味牛奶子丸。嗽而吐孔雀蓝水,肝木乘脾也,用异功散加山菜、铃铛花。嗽而吐痰乳,脾肺气伤也,用六君子加铃铛花。若咳脓痰者,热蕴于肺,而成牙痛也,用铃铛花汤。凡风邪外伤,法当表散而实腠理,其用下药,非邪传于内,及胃有实热者,不宜轻用。气色白,脉短涩者,肺之本证也,易治。面色赤,脉洪数者,火刑金也,难治。

水泛为痰,五心发热,食减神昏,痰如水泡者,服八仙长寿饮。日间咳少,晚上甚者,服金水六君汤。

肺主皮毛,司腠理开阖。然气卫于外,虽有风寒,无法为害。若元气稍虚,不可能保证皮毛,则腠理疏泄,风邪因得而侵之,内舍于肺。故发烧声重,鼻塞流涕,憎寒壮热,脑瓜疼咽干之证现焉,此外因于风也。若一向内火炽盛,乘克肺金,或因重衣浓被,壅热于上,热极则生风,亦有声重鼻塞,高烧咽干,音哑之形证焉,此非外来之风,内因也。因外感者,以辛凉、辛温之剂发散之。因内受者,火啥生风也,以凉、寒苦,兼升散之剂解之,不可执一治也。

童年脱衣偶为风冷所乘,肺先受邪,使气上逆冲塞咽膈,发为头痛,嚏喷流涕,鼻塞声重,频唾痰涎,先以参苏饮疏开胃邪,再以金沸草散清其痰嗽,若寒邪壅蔽,当以加味华盖散治之,则风邪解而气道通,气道通而脑仁疼止矣。

肺寒感冒

治验一小儿潮热烦渴,大便干实,气促高烧,右腮色赤,此肺与大肠有热,用柴草饮子一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诸症顿退。后又发搐切牙顿闷,此肝个性阳虚也,用四君、芎、归、钩藤钩而愈。

参苏饮 治四时受寒,脑仁疼发热,脑仁疼痰盛。

外感

苏叶干葛前胡广陈皮和姑姜制乌拉尔甘草生枳壳麸炒包袱花赤茯苓块水煎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肺虚饮冷致咳嗽,面色 白痰涕清,圣惠广广陈皮宜初进,补肺傅致胶久嗽灵。

一小儿发烧恶心,塞鼻流涕,右腮青蓝,此脾肺阳虚,而外邪所乘也,先用惺惺散,脑仁疼顿愈。但膳食不思,手足指冷,其他邪虽去,而生气尚虚也,当调补脾土,而生肺金,遂用六君、升麻,治之而愈。大凡外邪所侵,而痰涎壅塞者,宜表散之;外邪既去,而喘嗽未愈,或更气促,肺阳虚也,属形病俱虚,须用六君子之类,调补脾土,以生肺金为善。设径补肺气,则反益其邪,况肺乃脆嫩之脏而司腠理,以脾为母。若腠理不密,风邪外侵,蕴结于肺,而变脑瓜疼诸症,乃形气不足,病气有余也,最难调护医治。设或呕吐伤其胃气,汗下损其津液,必变肺痿、湿疹。

茯苓皮 拣参 枳壳 法夏 前胡 苏叶 干葛 广皮 包袱花 炙草 黄姜 葱白 水煎温服。

外感风邪,皮毛腠理先受,内舍于肺。风邪束于外,内热不泄,上炎于肺。故鼻塞声重,头目不清而痛,胸闷流涕,恶风,轻则参苏饮,重则十神汤。寒月无汗用麻黄汤,有汗桂枝汤。

参苏饮治风寒嗽,苏叶干葛前胡从,广陈皮半夏生甘草,枳壳僧帽花配赤苓。

寒嗽者,因一向肺虚,喜啖生冷,引致寒邪伤肺,发为脑仁疼。其证面色白,痰多清稀,鼻流清涕。初宜《圣惠》橘皮散主之,若日久不愈者,须以补肺阿胶散主之,则气顺痰清而嗽自止矣。

吴江史万言子四周岁,脑瓜疼脑仁疼,发散过度,喘促不食,痰中有血,用铃铛花汤而愈。后因精力未复,清气不升,大便似痢,或用五淋散、黄连、枳实之类,痰喘目札,四肢抽搐,变慢风而殁。

高丽参败毒散
此方辛平升散,为干咳第一神方,全球罕见。知者凡有脑瓜疼,无论内伤外感风寒,夹湿夹毒,不拘男妇、大小,胸紧气急久痢口苦,痰不相应,即用此方升散之。或头痛重者,服此其咳愈甚,不知者以为药不适合,弃而不服。不知正是升散之力佳兆也,再服之渐次轻减。不拘剂数,只以痰为度,声响痰出,是其效也。枯燥之人,数剂之后,略加土精、尾参、秦哪、白芍、生地、麦冬之类,以滋其阴,无不愈者。再有嘱咐,凡脑瓜疼初起,切不可误用寒凉及滋阴之药,闭其肺窍,为害超级大,但以辛散之药为先着。俟痰应之后,渐加滋阴则得也。

参苏饮

方见伤风。

圣惠橘皮散

一小儿伤风胃痛头疼,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活血之剂,加喘促出汗。余谓肺脾阴虚,欲用补中解毒汤加玄及补之。不相信,乃自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二陈、桑皮、枳壳,而发搐痰涌。余仍用前药,加钩藤钩而痊。

拣参 川芎 枳壳 茯苓 前胡 柴胡 苏荷 芥穗 西风 连翘 桔梗 羌活 独活 甘草
生姜 水煎服。

治胃疼风寒,胸胁满闷,头痛头痛,身重吐痰,或中脘停痰,憎寒壮热,状如伤寒,用此汤。

麻黄杏仁去皮尖炒苏子炒前胡文旦乌拉尔甘草生桑皮炒包袱花赤茯苓块 水煎,食后温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人参 贝母 苏叶 陈皮 桔梗 杏仁

一小儿有哮病,其母遇劳即发,儿饮其乳亦嗽,用六君、铃铛花、桑皮、杏仁治之,老妈和外甥并愈。

清肺饮 治气逆而咳,面白有痰。

土精 苏叶 枳壳 包袱花 橘皮 前胡 守田 乌拉尔甘草独步春 茯苓皮

华盖散治风寒盛,气促胸满胸闷频,麻杏苏子前橘草,桑皮包袱花赤茯苓皮。

援引大枣,水煎服。

一小儿伤食,发热抽搐,呕吐喘嗽,属脾肺阳虚有热,用六君、炒黑黄连、山栀而愈。

前胡 枳壳 知母 川贝 茯苓 桔梗 麦冬 井胶 柴胡 苏荷 桑皮 甘草
水煎服。忌油。

上,用姜三片,水煎性格很顽强在起起落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肺虚受寒频脑瓜疼,广橘皮散治效通仙,参贝苏叶陈皮桔,杏仁微炒去皮尖。

一小儿胸闷,因奶妈素食膏粱炙
所致,用清胃散而愈。后其母因怒,胃疼胁痛,其子亦然,母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小柴胡汤,子亦随愈。

葶苈丸 治乳食冲脾,伤风胃疼,身热痰多喘嗽。

天寒胸口痛,恶寒无汗,鼻塞声重,脑仁疼者,加麻黄、杏仁、金沸草汗之。若气候和暖,伤风高烧有痰者,去旋花,加桑白皮、杏仁。内有痰热,加片芩。若胸满痰多者,加栝蒌仁、药实,去羊眼半夏。若痰唾如胶者,加金沸草。若气急,喘不唯有者,加贝母、苏子、杏仁、山花椒,去苏叶。肺寒头痛,加干姜、山花椒。若热发烧,加片芩、麦冬、荆芥,去半夏、独步春。若心下痞满而嗽,加枳实、黄连。若胸中烦热,或停滞酒不散,或嘈杂恶心,亦加黄连、枳实,再加干葛、橘皮、乌梅,去独步春、苏叶。烦躁不宁,加辰砂。表有热,加山菜。里有热,加芩、连。脑仁疼、发烧加细辛。

补肺阿胶散

吴江史万洲子,伤风高烧,或用散表解表之药,反加痰盛腹胀,面色白,余谓脾肺阳虚也,用六君、僧帽花一剂,顿愈。二五日后,仍嗽,鼻流清涕,自此感于风寒也,仍用前药,加桑皮、杏仁,而愈。

葶苈 牵牛 杏仁 防己

十神汤

人参 阿胶 牛蒡子 马兜铃 杏仁 糯米 甘草

一小儿发热高烧,右腮赤色,此肺金有热,用泻白散而愈。次日重感风邪,前症复作,声重流涕,用参苏饮加杏仁、桑皮而愈。但右腮与额微赤,此心火乘肺也,用黄参平胃散一剂遂痊。

涂药等共为末,入杏仁泥和蒸,水草绿为丸,如绿豆大,每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六七丸,姜汤送下,量小儿大小加减。

治时令不正,瘟疫妄行,头痛胸闷,或欲出疹。此药不问阴、阳,两感风寒,并皆治之。

水煎,食后服。

一小儿高烧发热,右脸赤色,作渴郁闷,倦怠少食,肚腹作胀,此风邪伤肺,饮食伤脾,先用六君、包袱花、杏仁、山菜一剂,诸症少愈,后去杏仁、山菜,又一剂而安。

清宁丸 治心肺有热而令脑瓜疼,宜从小便利出。

川芎 甘草 麻黄 干葛 苏叶 升麻 赤芍药 白芷 陈皮 香附

幼时肺寒时时嗽,补肺阿胶效若神,丹参驴皮胶牛蒡,杏仁糯米草兜铃。

一小儿发热,右脸赤,头疼痰盛,余谓∶风邪蕴结于肺,而痰作也。用二陈加桑皮、杏仁、包袱花治之将愈,自用发散降火之剂,风痰不退,发热益甚。余曰∶此脾肺俱虚也。用五味异功散加包袱花四剂渐愈,又用六君子汤而愈。

桑皮 葶苈 赤苓 前仁 甘草

上锉,一剂,黄姜三片,水煎服。

赤白痢疾

一小儿一岁,痰涎上涌,气短胸满,大便不实,睡而露睛,手足指冷,此属形病俱虚也,用六君、僧帽花一剂,诸症稍缓,至四剂,将愈。复伤风寒,前症仍作,又早先药加紫苏、杏仁、桑皮而安。

上为末,每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陆分,黄姜美枣汤送下。

如发热喉咙痛,加连须葱白。中满气实,加枳壳、僧帽花。

火嗽面赤咽干燥,痰黄气秽带稠粘,便软加味泻白散便硬加味凉膈煎。

一小儿伤风脑仁疼痰盛,杂用解表等药,寒热益甚,面色或青或赤,此风热相搏也,用牛黄清心丸一性格很顽强在大喜大悲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又六君、僧帽花二服而痊。

解热导痰汤 治火咳热痰结胸。

天气和暖,加黄芩,去麻黄。

火嗽一证,乃抢手熏扰肺金,遂致再三胸口痛,面赤咽干,痰黄气秽,多带稠粘也。便软者,加味泻白散主之;便硬者,凉膈散加僧帽花、桑皮煎泰山压顶不弯腰,则热退气清而嗽自止矣。

麦煎散
治夹惊伤寒,吐逆壮热,表里不解,气粗喘急,面赤水肿,或狂语惊叫,或不语心悸。又治瘾疹搔痒,往来潮热,或时行麻痘,余毒未尽,痰涎发烧,或变惊风,手足抽搐,眼目上视,或头疼发烧。并宜服之。

白茯苓皮 橘皮 地文 南星 枳实 包袱花 黄芩 栝蒌仁 甜根子 桑皮川贝 杏仁

麻黄汤